根據社會心理學家一致的共識,米爾格倫的社會化過程將造成合法權力,也就是上述所提的「服從性關係」。長期下來,這會逐漸形成「責任轉移」,也就是 行為者本身認為造成某種行為的責任不在自己,特別是當有指揮官主動承擔責任時,我們就會認為該行為的主導者不在自己,而在指揮官。

這種現象將壓抑了自我思考的主動性,試想,這種教育模式將打造的是未來領導人才與創新者,還是得過且過不願嘗試的畢業生?教育是讓學生淪為被授予知識的客體,還是得以參與討論教學發揮自我創造的主體?

事實上,台灣的教育現況正是大人(不論師者或父母)把權力抓的太緊,才低估了我們國中生的成熟與智慧。當上課老師也僅是底下坐位的一員,平起平坐,不在台上宣道,提供意見卻不發號施令,一個彼此平等尊重的社會才有產生的機會。

本文轉自 關鍵評論網

完整內容請點擊 http://www.thenewslens.com/post/22357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