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百三十年前(1879),時當清末,王韜遊日本混浴過溫泉,寫道:「往浴於溫泉,一室中方池如鑒,縱橫約二丈許,男女並裸體而入,真如入無遮大會中。」比王韜早二十幾年(1853),水師提督彼理率美國艦隊敲開了日本國門,也目睹混浴:一個公共澡堂裡,男女滿不在乎地赤身裸體,混雜共浴,那光景使美國人對當地的道德心抱有不太好的印象。他不僅把這個東洋景用文字記述在《日本遠征記》中,而且有寫生畫為證。男女混浴,通俗文學的猥褻插圖,讓他認為日本人淫蕩。但見仁見智,似乎普魯士人比較說好話,例如艾林波伯爵,在美國人之後出使日本,說:男女老少共浴一池,起碼不發生醜事;不,可以說,入浴的人絲毫不注意男女性別。這好話卻說得有點過分,事實上1671年以後幕府屢頒禁令,理由就是「於風俗不宜」。有一位元藩主留下了筆記,說澡堂裡黑燈瞎火,時有男女行苟且之事。陋習改也難,明治以降各地也反復發佈禁止混浴令。當今東京都規定十歲以上男女不得混浴,其他地方也有限制十二歲以上的,但沒有罰則,混也就混了。

本文轉自 科技報橘

完整內容請點擊 http://www.storm.mg/lifestyle/657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