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一個營業時間即將結束的晚上,我看著他從八點多就在門口徘徊,有點擔心。昨天這一區韓國人開的洗衣店才剛被搶劫,假裝要洗衣服,然後亮刀,兇手不明,只知道是個黑人。早上警察來告訴我,「小心點,亞洲人的店愛收現金出名,都是目標。」有沒有這麼倒楣,我在芝加哥的時候,已經見過亮槍打劫,是長得一副好搶臉嗎?!我趕緊叫Rey從廚房走出來,在外面晃一圈,好讓他知道,裡面可是有男人的,別亂來。

十點鐘,熄了門口的大燈,準備結帳。他走了進來,中等身材,挺著圓圓的肚子,山羊鬍,有一點點白了的平頭,黑人中年男性。「打烊了,抱歉。」我一邊說著,一邊示意Rey隨時可以拿起掃帚跟菜刀當武器。我不想對任何人預設立場,卻不能否認那一時半刻的心情是緊張的。

本文轉自 換日線

完整內容請點擊 http://www.cw.com.tw/blog/blogTopic.action?id=514&nid=54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