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、四十年前台灣緩山地區曾經滿坑滿谷都是柳丁,價格最好時,一斤可達30元,搶種風潮一路席捲雲林、南投、嘉義,但好光景維持不到幾年,便因產量暴增,價格跌到5、6元,連採收工錢都不夠,只能任憑柳丁掛在樹上或落地潰爛。與此同時,柑橘絕症「黃龍病」順勢崛起,罹病柳丁樹先是枝葉枯黃、萎縮,接著產量下降,落果大增,植株死亡。黃龍病可不是故意看好時機來雪上加霜。

「黃龍病早就存在了,只是農民連回本都不夠,更不用說投農藥、肥料了。」歷經柳丁崩盤的嘉義梅山農場場長周煌鈞說,沒有良好管理的柳丁,抵抗力不足,自然比較容易發作。成為病原的柳丁樹,因為農民無力砍除,繼續向外傳播病害,為了穩定價格,也避免病蟲害繼續傳播,農委會編列上億預算,補助每公頃最多20萬元,輔導農民廢園轉作。

這段歷史是台灣農政單位和農民慘痛的回憶,但這則新聞的主題不是柳丁,而是另一個正在步上柳丁後塵的產業—檸檬。

本文轉自 上下游

完整內容請點擊 http://www.newsmarket.com.tw/blog/7517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