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國青年的失業率大概在10%左右,台灣也在11-12%上下,青年的失業率都比平均失業率站出1-2倍。事實上,青年失業問題不是台、韓專有問題,而是全球最嚴重的經濟與社會問題。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數據,全球青年失業率超過13%,是平均數值的2倍以上;國人耳熟能詳、名列「歐豬國家」的希臘、西班牙的青年失業率超過50%,意大利是40%。

青年失業嚴重,既是經濟問題也是社會問題。失業者未工作,對經濟當然算是損失;因無收入無法消費,拉低經濟表現;更嚴重的則是長期失業者最後往往更難回歸職場,同時可能因失業影響身心健康,成為另一個社會問題。

這次朴槿惠提出的「薪資高峰系統」計劃,某種程度上是已經考量到雙方的利益與需求了;資深員工逐年減薪,為退休作準備;企業多的錢就可去增僱青年,國家則對企業給予補貼。對企業而言,增加新血與人手,總體增加的成本有限,因此可接受此方案。對社會而言,提高青年就業率當然有正面效益;對經濟而言,平均消費傾向高的青年有工作,消費會增加更多,對經濟也有幫助。

本文轉自 風傳媒

全部內容請點擊 http://www.storm.mg/article/60398